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佛光普照 花好月圆

莲花心开 健康平安 六时吉祥

 
 
 

日志

 
 

引用 改革开放30年:中国最流行的30首歌  

2008-10-12 13:39:42|  分类: 社会广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weihongbin01@126改革开放30年:中国最流行的30首歌

   

    1979年《甜蜜蜜》

    从那个时候开始,很多人的家里开始出现邓丽君的大幅海报。人并不怎么漂亮,但温柔婉转,一如她的歌声。很多年之后,陈可辛拍了一部叫做《甜蜜蜜》的电影,当熟悉的音乐再次响起时,有多少人在黑暗中泪流满面……

    1980年《光阴的故事》

    坊间传说,那一年,一所大学的男生们在毕业的前一夜,把一架钢琴推到了女生宿舍楼下,对着楼里自己曾经爱过或者曾经恨过的女生们,唱了罗大佑的这首歌,所有的女生都躲在窗帘后面,想看又有点不好意思,于是黯然神伤。

    1981年《在希望的田野上》

    那一年,彭丽媛还不满20岁,但却在青歌赛上把这首歌唱祖国繁荣富强的歌唱得端庄大气。很多年之后,她成了民歌的一种高度。

    1982年《我的中国心》

    “长江,长城,黄山,黄河,在我心中重千斤。”央视春晚的一首歌不仅让张明敏一夜之间成为全民偶像,更让众多海外游子为此改变了选择,纷纷回归故里。从这个意义上说,因了这首歌,张明敏可以在歌坛“永垂不朽”了。

    1983年《血染的风采》

    这是一首纪念自卫反击战的歌。原唱者徐良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一级战斗英雄。在对越自卫还击战期间,他所在班全体战士壮烈牺牲,他孤军作战,出生入死,腿部重伤。截肢后遂为永久残疾人。在中央电视台的军民联欢晚会上,他着绿色戎装,挂金质奖章,坐特制轮椅,目光坚毅,看上去神采飞扬。站在他身后的,是双手推着轮椅的温柔美丽的王虹。二人共同高歌一曲《血染的风采》。

    1984年《酒干倘卖无》

    “酒干倘卖无”的意思是,还有空酒瓶卖么?那一年,台湾出品了其电影史上的扛鼎之作《搭错车》,罗大佑、李寿全等几位日后主宰华语流行乐坛的“大师级”人物参与创作音乐。作为电影的插曲之一,《酒干倘卖无》被评价为 “讲出了想讲的故事,也用音乐创造出了想创造的画面,最后却也是最重要的一步,就是找到了那个声音,那个唱出心声、唱出感情、唱出故事的声音”。

    1985年《万里长城永不倒》

    霍元甲!陈真!随着雄壮激越的旋律,霍元甲和陈真迅速成为一代中国人的偶像。很多人为此去学武,还有人为此产生了当一个演员的梦想。

    1986年《一无所有》

    中国因为这首歌才开始有“摇滚”。写出了这首歌的崔健,成为 “红旗下的蛋”那一代的符号,引领着一代年轻人不断追求“新长征路上的摇滚”。很多年之后,在北京和平里一间廉租房里,一个热血青年跟我说,他想出一本书,就叫做“红旗下的蛋下的蛋”。

    1987年《冬天里的一把火》

    当年的“白马王子”是什么样的?看看费翔就知道了。就是因为这首歌,费翔成了“阳光”,成了天使”,成了无数少女、少妇的 “梦中情人”。

    1988年《大约在冬季》

    有这么一种说法:没有听过齐秦歌的人,是可怜的;而听不懂齐秦歌的人,是可悲的。这首歌的流行几乎就是这种说法的标尺。

    1989年《爱的奉献》

    这首歌最初是为一个患了白血病的孩子而唱响的。后来,每次有灾难来临的时候,这首歌都会再次响起,包括今年的汶川大地震。不过因这首歌而走红的韦唯后来说,如果可以没有灾难的话,她宁愿这首歌一直都不响起。

    1990年《亚洲雄风》

    刘欢那会儿还没有“亚洲雄风”般的体魄,但是中国确实因此在亚洲一举雄起,冲向世界了。

    1991年《好人一生平安》

一个善良的祝福,却有一个悲伤的旋律,难道是因为这个希望其实本来就很绝望?伴随着电视剧《渴望》的热播,这个稍带哀婉祝福的电视剧主题曲,逆流行趋势而红遍全国的城市和乡村。

    1992年《我不想说》

    “我不想说,我很纯洁。”那一年,红遍中国的“玉女”杨钰莹在歌里这样唱道。这句话也很快就随着这首歌曲成为年轻女孩们的代言。那个时候杨钰莹肯定不会知道,自己后来竟然有一个“不纯洁”的结局。

    1993年《涛声依旧》

    悠扬、典雅,一首歌红了毛宁。走红之后的毛宁,是非多,但娱乐圈还是涛声依旧。

    1994年《纤夫的爱》

    这首歌词简单、旋律重复的小调为什么会红遍大江南北?也许唯一的解释就是,如同人们点评《功夫熊猫》时所说,“只有胖子才能拯救世界”。

    1995年《弯弯的月亮》

    据说当年这首歌写出来后,刚开始时没有一家音乐公司肯接受,没有一个歌手肯演唱,认为旋律与歌词都太“土”。后来,事业正走下坡路的吕方,在把歌词中的“阿娇摇着船”改成“你我摇着船”的前提下,勉强同意唱这首歌,就此咸鱼翻身。不仅吕方借助它在当时登上一线歌手的位置,这首歌在中国流行歌曲史上具有越来越重要的位置。

    1996年《青藏高原》

    老实说,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这首歌被我视为那种典型的矫情之作而不怎么待见它。但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它竟然能流行如此之久,久到几年之后我都上了大学,竟有一个女孩以这首歌在系里“一战成名”,更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女孩后来成了我的孩子她妈。

    1997年《心太软》

    一首莫名其妙的歌,但据说有三亿中国人都会唱,所以,这首歌莫名其妙地红了一个形容多少有些猥琐的男人。几年之后,这个男人甚至还出演了一回神雕大侠。

    1998年《好汉歌》

    再见刘欢,“吨位”已经到了足以拯救世界的级别。虽然人的体重跟是不是好汉似乎挂不上什么号,但是想把这首歌唱好,一般体重的人还真唱不出那股子韵味。所以,这些年在舞台上,很少见到有人翻唱《好汉歌》。

    1999年《常回家看看》

    那一年,甚至是那一年之后的好几年,每次我回老家时,老爸都会唱这首歌给我听。想来,应该有很多很多父母在心里默默地给儿女唱这首歌,一遍又一遍。所以有必要建议大家,去KTV时,把这首歌第一个点了,大家合唱。

    2000年《至少还有你》

    似乎是最流行的情歌,情侣们无论是热恋之中还是吵架之后,都会哼起。不知道林忆莲唱这首歌的时候,心里有没有想着李宗盛?无论这首歌怎么代表了他们最亲密的岁月,但劳燕纷飞的结局还是让人唏嘘感叹。

    2001年《东北人都是活雷锋》

    那年一个女性朋友在电话里嘲弄我说,这么红的歌,你竟然都没听说过?然后,她就在电话里唱了给我听。印象中,那应该是我唯一一次听这个朋友唱歌,可见当年这歌流行到了何种程度。

    2002年《Ibelieve》

    一个苦熬多年的女演员,搭上了“野蛮女友”的顺风车,大红大紫了一把。当然这首歌跟着走红也就再正常不过了。不过让人神伤的是,当年的“野蛮女友”后来居然就一天天的变成了胖子。我想,人世间最悲惨的事情,莫过于美女变胖子这种事了吧。

    2003年《东风破》

    此前好几年就有人预言说,周杰伦将会成为台湾继罗大佑之后的又一个“现象级”人物。那时候我还不屑一顾呢。但《东风破》这首歌流行之后,世间再无罗大佑,人们似乎就只知道周杰伦了。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

    2004年《2002年的第一场雪》

    这首歌到底流行到什么程度,我们可以在一部大红大紫的电影《疯狂的石头》里面看到,一个卷鬈毛男人蹲在马桶上如此唱道, “2002年的第一泡屎,比以往时候来得更早一些。”哦,如此恶搞,被他打败了。

    2005年《老鼠爱大米》

    就是这首歌,滥觞出了多少网络歌曲啊。奇怪的是,迄今为止,我没有听到过一个人说这首歌好听,鬼知道这首歌到底是怎么 “红”起来的,流行得让人避之唯恐不及。

    2006年《千里之外》

    因为这首歌,费玉清从故纸堆里又跑到了舞台上。而他那四十五度角抬头举目的唱歌姿势,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成了众多喜爱K歌的人争相模仿的POSE。

    2007年《不怕不怕》

    郭美美“昙花一现”。但这首歌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成了我那个叫小美的女儿的最爱,一天能让你放上十几遍,听得我那段时间里满脑袋都是“蟑螂蟑螂”。可见,流行歌曲从娃娃抓起,还是会继续流行下去的。

    2008年《北京欢迎你》

    2008年奥运盛会的主人是中国,百年奥运史中的新成员。作为古老又现代的传统文明大国,中国人向世界敞开自己的愿望无比迫切。于是,一句普通的“北京欢迎你”、一段亲切口语化的歌词加上一个悠扬上口的旋律,组合成一首让亿万人张口就来的流行歌曲。于是,老年版、网络版、国足版,眼花缭乱的版本让满世界都知道了,北京欢迎你,北京欢迎世界!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