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佛光普照 花好月圆

莲花心开 健康平安 六时吉祥

 
 
 

日志

 
 

引用 北京官话   

2009-01-12 13:41:44|  分类: 麻辣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情伤无泪北京官话

北京官话  

 文革初期,憨蛋有幸去北京串联了一次,来回一共用了半个月,而单在路途上就不幸开销了两个整星期。

北京那是啥地方?那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首都啊!因为首都的神圣伟大,就是一贯在北京掏大粪为生的二半叫花子,也比这山村的县长光荣!有此骄傲的资本,憨蛋一时妖精的不知天高地厚起来。
  
这天早上,憨蛋以抗美援朝的人民志愿军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的气势,一走一吐吃地趿拉着在路途中拣来的、在几年前的确正宗的、而今天已经革命成红军草鞋一样的军鞋,大鸣、大放着和石油一样光辉的脚丫子,从县城的火车站,仅用了当年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的万分之一的卓绝艰苦,总算回到了村里。巧了,迎面走来的是村革委会主任。憨蛋倒狠麻利地贩卖着在旅途中倒来的官腔说:哇,组(主)任哪,几天不见,怎么没见您年轻一点哪?这死(是)干吗去哪?

听过狠多高级官话的主任傻了傻眼,起初以为又来了视察革命工作的外地的高级鬼干部,嗯?这不是憨蛋吗?闹啥鬼?干啥去了?

哼哼,我狠辛苦地去了趟白净(北京)!

啥啊?你~啥白净啊?我咋没看出你白净多少啊?还是~那么黑不溜秋的吗?主任狠痛苦地向憨蛋求证着。

你~乱弹琴!憨蛋最后无奈的用本土乡音咆哮说:是北京!

主任被他的学问吓得一哆嗦,在悻悻地擦肩而去前,顺嘴问:那你啥时候回来的?

憨蛋相机灭了火气,再次认真地贩卖学来的官腔说:昨晚(坐碗)!

啥?主任不禁惊奇地呆住白眼珠儿,十三分仔细地上下审视憨蛋的身体,坐碗?碗那么小,你是咋坐的?那马车多大啊?

又扯淡!憨蛋再次无奈的用本土乡音咆哮说:是昨天晚上!

哦,我说呢,你是坐不了碗的吗!那……去了多久啊?

还差350天整一年!憨蛋随后狠大干部精神的指着那片荞麦地,狠学问地问:组(主)任呢,那些通红的花儿、雪白的戒指的东西,是他妈的什么东西啊?

主任忍无可忍了,爽快地抹下一只鞋子,向憨蛋劈头打来,且打且骂说:你他娘的这个现行的二半汉奸,幸亏没了日本鬼子!我再叫你忘了祖宗是谁?

憨蛋见势不妙,拔腿别无选择地往荞麦地里跑,且跑且用自然地乡音鬼哭狼叫说:不好了,不好了,荞麦地里砸死人了……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