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佛光普照 花好月圆

莲花心开 健康平安 六时吉祥

 
 
 

日志

 
 

引用 比经济危机更可怕的是信仰危机(本性法师)  

2009-05-18 19:07:41|  分类: 佛光普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念佛比经济危机更可怕的是信仰危机(本性法师)

http://blog.sina.com.cn/u/1373812375

从去年到今年,金融危机来了,经济危机来了。

 

因此,多少人惊愕、多少人悲伤、多少人绝望啊。

 

    是啊,一朝一夕,百万身家没了;昨天还坐奔驰,今天得骑摩托车了;今天还是亿万富翁,明天,破产了。这际遇,谁接受得了。可见金融危机、经济危机,对多少人来说,简直就是噩梦啊,好恐惧、好恐惧啊。

 

     作为一个佛教徒,我要说的是:是的,金融危机直至经济危机是好可怕、好可怕的,但比经济危机更可怕的是信仰危机。

 

     日前,有报道说:1月5日,美国亿万富豪史蒂文·古德,开枪自杀,当场毙命。在这几小时后,德国亿万富豪阿道夫·默克勒奔向飞奔的火车,当场死亡。这两人,都曾是近百亿美元身价的超级大亨,然而……。上月,法国亿万富豪蒂里·德拉维莱切也割腕自尽。他们之所以走向自杀,都是因为金融危机、经济危机,名下财产缩水,甚至破产。

 

     首先,我同情他们的际遇,为他们的自杀、死亡感到惋惜、难过。但我,也为他们自杀死亡感到悲哀,甚至愤怒。为什么,我以为,他们选择自杀是不负责任的,作为这样一个大公司的负责人,多少人的生活命运系于其一身,他们没有尽可能地哪怕是无望地去做补救,而是选择了死亡,选择了放弃责任。我认为,从根本上说,他们不是被金融危机压倒,而是被没有职业道德压倒;他们不是死于没有经济,而是死于没有信仰。

 

     道德会让人甘于水火救人出水火。信仰会让人甘下地狱救人脱地狱。于此,破产又算得了什么。

 

探索此番金融危机、经济危机的根源,虽有经济理论的不科学、经济管理的失策等问题,但一些垄断金融、经济的机构与个人,由于受利益驱使,从而无节制地索求高额利润,他们见利忘义,使尽手段,把风险推给世界,最终,也把自己给栽了进去。这,与其说是缺少经济管理经验与没有正确的经济理论,不如说是缺少道德、没有正确的信仰。如说他们有信仰,也许就信仰金钱财富。如说他们企业或公司破产,不如说是道德或信仰破产。没有道德没有信仰,这已是人性的问题。有时候,看待金融问题、经济问题不能单从金融、经济着眼,而要从人性人心上去探究。

 

     我常在想,人类社会总是因果循环着。没有民主的时代,社会历经一定的时段,便要发生革命。由于没有民主,所以,这种革命多是政治的、军事的、暴力的、血腥的。欧洲如此、亚洲如此。革命发生后,财富的主人其财富地位发生了变化,因为财富被强制地进行重新分配了。现在是民主的时代,政治、军事的革命少有发生,但经济、文化的革命却越来越频繁了。这种革命,以和平、不流血的方式举行,您愿意是如此,不愿意也要发生。此次金融危机、经济危机便是如此。该危机,剥夺了诸多富豪的财富,相对平民的损失而言,他们是损失的多得多。该危机使平民与富豪的贫富差距因此相对缩小,使平民致富的起点相对变高、致富的竞争力相对增强。因此,我认为,这场经济危机无异于一场经济革命。这经济革命的推手不是别人,正是一些唯利是图的富人自己,正如政治、军事革命的发生,多是因为一些为富不仁的富人逼迫穷人的结果。

 

     金融危机、经济危机现象的发生,也让我们体证到佛法的所说不虚。因缘的佛法总是提醒我们:人的生老病死,世界的生住异灭。无常、苦空,这是人类社会的本质。财富,可以得来,也会失去。缘来则聚,缘去则散。五蕴难永恒,财富也未必长久,

 

     佛法总是说,宇宙是因缘的、因果的、互相联系的、共劫共难、共荣共生。世界如网,人如其中一点,牵一点而动一网,牵一发而动全身。因此,利人则利己,慈悲人则慈悲了自己,害人害己。用脚踢人,自己脚也受伤了。追求财富也如此,要具世界眼光,具全局胸怀,为大众的利益兼自己的利益而考虑、努力,利人利己,这样,才会符合从事相上说人人相对平等、世界相对公平的正义原则。

 

     此次金融危机、经济危机的发生,社会、人心引起震荡。因此,有人欢喜有人愁。欢喜者,在看别人笑话,以别人的困苦悲伤为乐,这种人,要去学修慈悲观。而愁者,他不知无常的道理,没有打破对财富的执著,没有学会以平常心看待对待这一切的沉浮起伏,没有领悟到人非物的奴隶而乃物的主人这一道理。其实,财富的失去也未必就是失去。好事与坏事往往是辨证的。曾经,塞翁失马焉知祸福,何况此次的金融危机、经济危机呢?许多时候,既是挑战又是机遇。如果没有危机,哪里来的时机呢?乱世往往可以出英雄,经济低迷才是经济能手的用武之地。由于这危机,才会促进对经济理论、经济管理的反思与纠正。何况危机是共业,也非独您一人在承受。这在告诉我们:面对今次危机,不要失望,更不要绝望。对重兴世界经济,要有信心,要发大愿,要有深行。而对困境,要坚忍,是在消业。克服困难,要有勇气。财富少了,没有关系,知足常乐,改掉过分透支、高消费的坏习惯,乐道安贫,贫不失道,这是在惜福,也是在积福。


     这次金融危机、经济危机的蔓延,造成许多人的破产、失业,出现了许多的社会问题,包括人的心理、精神问题。这需要我们发扬佛教慈悲济世的精神、发扬团结互助的精神。要本着人溺己溺,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无缘大慈、同体大悲的精神,扶贫救困,在物质上、精神上,予落水者一臂之力,予落崖者一根之绳。这是我们度人的好时机,是弘法利生的好时机。只要我们充分利用了这个好时机,那么,我们不仅协助世界尽己之力救度了经济,也帮助社会尽己之力救度了人心,这真是做了功又积了德啊。

 

     我在前面说了,金融危机、经济危机归根到底是道德危机、信仰危机、人心危机,乃人生观颠倒。人们不能理智地对待金融危机、经济危机,缘于对世界、人类本质认识的不正确,乃世界观错误。其次,才是经济理论的不科学与经济管理的失策。为此,要恢复金融、振兴经济,除了纠正经济理论的错误与经济管理的失策之外,要做的长远的真正的功夫就是要:重建道德,回归信仰。以此,净化人心,净化社会,净化世界。否则,一段时间之后,金融秩序虽然回归了,经济繁荣虽然重建了,但危机的隐患还是没有消除,总将好景不长。道德的缺失,信仰的失落,还必将致我们所说的经济革命重新爆发啊,还必将致明天的世界再一次尝到金融危机、经济危机的苦涩之果啊!

 

     (本文为2009年1月中旬于印尼雅加达大丛山西禅寺佛教大厦主持佛学讲座时的演讲内容整理稿)

 

经济危机的本质是精神和信仰的危机(潘石屹)

博鳌蓝色海岸

 

    昨天,我刚刚来到海南博鳌参加“博鳌亚洲论坛”,这个论坛的主题少不了是和当前的经济危机联系在一起的。我在我们的博鳌蓝色海岸刚住下,就遇到数不清的记者采访,要我谈谈对这次经济危机的认识,前天在沈阳,我刚刚梳理了一下思路,做了一篇题为“全球金融危机故事的上半段和下半段”的演讲,今天,我想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当前人们每天都在热议的这场经济危机。

 

  两年前,当我第一次看到有位先哲说:“经济的本质是精神的”,当时很迷惑不解,经济的本质怎么可能是精神的?我们每天接触到的,我们看到的经济现象都是发生在实实在在的物质世界中的。过去一年,在我们身边发生了许多重大的事件,其中也包括许多重大经济事件,每当这些大事件发生时,我总想起“经济的本质是精神的”这句话,也终于真正体会到这句话的内在含义。的确,物质只是经济表现的外在形式而已,而经济的本质却是精神的。

 

  去年发生的毒奶粉事件,让29万名正在成长的幼小生命受到了伤害,甚至失去了生命。如此悲惨的事件再提多少次,再反省多少次都不过分。事件虽然已经过去了,但我们再回头反省这件事情的时候会发现,其实事情的核心就是在物质高度发展的过程中,诚实和负责任的精神品质缺失了。过去几年的统计数据表明,中国奶粉行业的成长速度是很迅速的。从中国奶粉行业成长速度的曲线来看,远远高于中国GDP的增长;中国牛奶的包装甚至比国外任何国家的都要精美;我们也看到,这些牛奶工厂采用的流水线也是世界上最先进的。但这些繁华的物质表象背后却是在牛奶中加毒,比加毒行为更可怕的是有关部门还给这些生产毒奶粉的企业各种荣誉:质量免检产品,劳动模范等等。颁发这些荣誉的人和机构可能比那些直接给牛奶加毒的人带给社会的危害更大,更危险,更有欺骗性,因为他们的行为影响了社会的价值导向。当没有光时,剩下的只能是黑暗;当没有诚实时,剩下的只能是欺骗。

  

  去年9月份之后,全球的金融危机愈演愈烈,许多人失去了自己的财富和工作机会,许多公司倒闭、破产,更有许多国家到了资不抵债的地步。如果这些国家的财务状况用公司管理的办法来衡量,那么这些国家实质上都已经破产了。媒体用“金融海啸”这个词来形容这次的危机,也表明了它的破坏力之大。这次金融海啸中最有代表性的一个案例是麦道夫的骗钱案。麦道夫在过去的十几年时间骗了几百亿美金,手段是百分之百的、直接的、赤裸裸的欺骗。这次金融海啸不同于一般自然界的海啸,虽然没有让海浪打垮一间房子,也没有让海浪卷走任何一个人,但它打破了金融、经济的秩序,打垮了人们心中的信心和信任,这种后果决不亚于真正自然界的海啸。

 

 4月18日晚在博鳌蓝色海岸举行沙龙的邀请函

 

  以麦道夫为参照,我们再看看那些不断在电脑前面利用金融衍生产品制造泡沫的人,他们是麦道夫欺骗案的翻版。与麦道夫相比,他们使用的是间接骗术。在他们的手中,没有生产一粒粮食,没有开采一滴石油,没有建设一间房子,没有为社会增加任何财富,只是在不断制造泡沫,用这些假财富换取别的国家、别的公司、别的人们创造的真正的财富。这种做法的性质实际上和麦道夫是一样的,只是麦道夫的手段是直接的、赤裸裸的,而他们的手段是间接的,带有遮盖性的而已。不管是间接还是直接,这些做法都是违背基本常识的事情,而恰恰是好多基本常识被社会和人们遗忘了,所以他们还是这样在欺骗,并且在长期地欺骗。

 

  麦道夫骗钱的手段主要是做假财务报表,按照这些假财务报表去分红去交税,再拿这些假的财务报表去骗钱。今天又有多少公司,包括一些上市公司在做假的财务报表,在欺骗股民,欺骗监管机构。与麦道夫相比,这些企业的管理者不过是间接的、兼职的麦道夫。麦道夫是不干业务,只是靠做假帐骗钱,而这些公司在做自己业务的同时,与麦道夫一样也顺便做假报表骗钱;或者更严重的,他们在做假报表骗钱的同时,顺便做一些其他业务。在我们的市场中,还有多少个伯纳德.麦道夫呢,如果没有这样的金融危机,这些直接的、间接的麦道夫还在欺骗着,我们的社会何时才能进步?

 

  在一大桶牛奶中,哪怕只是掉进一滴毒,最后整桶牛奶只能倒掉,变成没有用的废物,就像中国有句俗话“一粒老鼠屎害了一锅汤”,无论我们的物质如何发展,我们的牛奶桶有多大,有再多的牛奶,只要有毒,哪怕只是一滴,以往我们所有的努力,所有积累下来的物质财富都将化为乌有。

 

  这次经济危机和金融危机的实质的确是精神的危机和信仰的危机。在危机中,信心的确比黄金更重要,但信心的基础是诚实,是信赖。越是处在欺骗的环境中,大家就越没有信心。试想,如果我们的食物中还有许多的三聚氰氨,如果我们身边还隐藏着许多兼职的,专职的,间接的和直接的麦道夫欺骗着我们,我们的信心如何再建立起来?诚实、关爱、负责任……这些精神品质是全社会财富的基础,失去这些基础,物质财富就像是建在沙滩上的高楼,难以持续。

  精神品质是如此的重要,但在一个没有共同信仰的社会环境中去谈爱,强调诚实,常常会显得可笑、幼稚。一般人认为这些是小学生才谈论和学习的问题,甚至会有人斥之为伪君子,讲大话,或者另有其它目的。也确有人想利用物质世界的原则去促进精神品质的进步,但常常显得力不从心,有劲使不上。物质和精神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精神世界统领着物质世界。其实,世界的本质不是我们过去所学的物质决定精神,物质世界有物质世界的规律,精神世界有精神世界的法则,如果用物质世界的手段去解决精神世界的问题,就如同用尺子去量温度,也如同用温度计去称重量一样的不可能。精神品质提高的基础是信仰。

 

“美国宗教信仰调查(ARIS)”封面


  4月20日的美国《新闻周刊》有篇专题报道,题目为:“基督美国的末日”,(作者:Jon Meacham),文中引用了3月份公布的美国Trinity学院做的2008年度调查结果,“美国宗教信仰调查(ARIS)”:美国公民认为自己不信仰任何宗教的数量几乎是1990年的2倍,从8%上升到15%;认为自己是基督教徒的百分比也下降了10%,从1990年的86%到现在的76%;《新闻周刊》的读者调查也显示:布什时代有69%的人认为美国是一个基督教国家,而现在这么认为的只有62%;三分之二的人认为宗教在美国社会的影响力在变小;认为宗教可以解决所有或大部分问题的人数也创下了历史新低,只有48%。因此,文章得出结论,基督上帝并没有死,但是在美国的政治和文化生活中,祂的影响力已经降到历史最低点。

 

  我们看到美国现在信基督教的人减少了10%,而无宗教信仰的人增加了10%,这一现象与美国发生的金融危机是紧紧连在一起的。谁是原因,谁是结果?我认为信仰的缺失是造成金融危机的原因,而金融危机则是信仰缺失的结果。现在多少宗教信仰已经堕落成迷信,失去了真正信仰的力量,也失去了当年先知们自我牺牲,追求真理的精神,甚至有些宗教违背了与政治无涉的原则,沦落成为政治斗争的工具,成为制造战争和恐怖的根源。这些都是宗教失去了对真理追求的态度,失去了真理光芒照耀之后的悲惨情景。我们也欣慰地看到,有更多的人在危机中和困惑中反思危机的根源,寻求人类共同的信仰——真正能够团结人心、启发人的智慧,给人类能够带来和谐、安宁、和平的信仰,只有建立起这样的信仰,我们才会有光明的未来。

 

信仰危机比世界性的经济危机更可怕(蔡慎坤)

美国《新闻周刊》刚刚发表过一篇很有份量的专题报道,标题就是“基督美国的末日”,文中引用了3月份公布的美国Trinity学院做的2008年度调查结果,“美国宗教信仰调查(ARIS)”:美国公民认为自己不信仰任何宗教的数量几乎是1990年的2倍,从8%上升到15%;认为自己是基督教徒的百分比也下降了10%,从1990年的86%下降到现在的76%;《新闻周刊》的读者调查也显示:布什时代有69%的人认为美国是一个基督教国家,而现在这么认为的只有62%;三分之二的人认为宗教在美国社会的影响力在变小;认为宗教可以解决所有或大部分问题的人数也创下了历史新低,只有48%。因此,文章得出结论,基督上帝并没有死,但是在美国的政治和文化生活中,他的影响力已经降到历史最低点。
  
    美国现在信基督教的人减少了10%,而无宗教信仰的人增加了10%,这一现象与美国发生的金融危机难道没有任何联系吗?福音的传播历史告诉世人,无论是什么时代,只要有更多虔诚的基督徒,文明和经济就能得到复兴!基督留给世界的诚信、饶恕、忍耐、宽容、仁爱都是一个和谐安宁的社会特别需要的,上帝透过圣经把那些美好的话语留给世人,是希望这个世界越来越美好!遗憾的是,人类总以为自已是世界的主宰!常常远离上帝!

过去30年,中国GDP平均每年增长9.8%,增长了67倍,创造了世界经济史上的“中国奇迹”。与此同时,中国基督徒人数从改革开放初期70多万人,增长到现在超过8000万,按官方内部统计甚至可能超过一亿,到一亿三千万,增长了100多倍,年均增长在18%以上。这也是一个奇迹,是世界福音史上的“中国奇迹”!中国基督徒人数的增长在世界教会历史上都是空前的。基督信仰正在渐渐融入整个中国社会,融入中国人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基督文明在中国的兴起,更将影响和改变中国的未来!

正如万科的王石所言:如果要选择一个信仰,他会选择基督信仰,因为他的企业文化和治理结构与基督教义最相吻合。

著名学者、经济学教授赵晓认为:“基督信仰所推崇的契约精神与博爱精神,既是基督文明的亮点,也是现代文明的核心。有信仰的地方更有诚信,神圣的契约精神成为现代商业文明与宪政文明的基石。无论是企业自治理结构还是三权分立的政治制衡结构,都基于基督教原罪的教义,相信人性本善的文化完全无法导出。博爱精神及背后的神本主义、圣爱思想则是现代社会保持和谐、避免暴力的主要精神来源。”

所以,赵晓教授极力倡导中国这一次的崛起应建立于“有十字架的变革”的基础之上。他认为中国第一次崛起是汉,以儒道互补为文明基石。第二次崛起是唐,以儒道佛互补为基石。现在是第三次崛起,以传统中华优秀文化与基督信仰融合为新的基石,神本原则、契约精神以及博爱精神将在中国的工商文明、宪政文明以及社会和谐中承担起普世价值的角色,最终令中国有能力向世界输出真正的价值观。

地产富豪潘石屹做为一个有思想的企业家,一直都在关注和思考信仰问题,他在最新的文章中指出:“这次经济危机和金融危机的实质的确是精神的危机和信仰的危机。在危机中,信心的确比黄金更重要,但信心的基础是诚实,是信赖。越是处在欺骗的环境中,大家就越没有信心。试想,如果我们的食物中还有许多的三聚氰氨,如果我们身边还隐藏着许多兼职的,专职的,间接的和直接的麦道夫欺骗着我们,我们的信心如何再建立起来?诚实、关爱、负责任……这些精神品质是全社会财富的基础,失去这些基础,物质财富就像是建在沙滩上的高楼,难以持续。”

“精神品质是如此的重要,但在一个没有共同信仰的社会环境中去谈爱,强调诚实,常常会显得可笑、幼稚。一般人认为这些是小学生才谈论和学习的问题,甚至会有人斥之为伪君子,讲大话,或者另有其它目的。也确有人想利用物质世界的原则去促进精神品质的进步,但常常显得力不从心,有劲使不上。物质和精神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精神世界统领着物质世界。其实,世界的本质不是我们过去所学的物质决定精神,物质世界有物质世界的规律,精神世界有精神世界的法则,如果用物质世界的手段去解决精神世界的问题,就如同用尺子去量温度,也如同用温度计去称重量一样的不可能。精神品质提高的基础是信仰。”

通篇《圣经》,讲的就是一个“爱”字,爱人如己,彼此相爱,爱家庭、爱丈夫、爱妻子、爱父母、爱子女、爱社会、甚至要爱你的敌人。只有细细品读过《圣经》,才会体悟到生命的真谛。拿破仑曾经说过:“基督存在的本质是奥秘的,我并不明白。但我明白一件事,他能满足人心。拒绝他,世界就成了一个费解的谜;相信他,人类的历史就可以找到圆满的答案。”有人曾问著名的历史学家威尔士(H.G.Wells)谁是影响人类历史最甚之人时,他回答说:“若按历史的标准来决定,此人非耶稣莫属。”

基督福音为什么来到中国并对中国社会和人心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改革开放以来,基督教可不是以枪炮为后盾在中国逐渐壮大的,而是润物细无声,今天,那些中国自已的传道人正一个村庄,一个乡镇,一个城市地在奔走,在中国大地上撒播着福音的种子。这样的大使命,中国本土的理想、佛教、道教和儒学能做到吗?后者都有强大的政权力量或有上千年扎根本土的历史。
  
    改革开放以后,中国普遍存在信仰缺失的危机,对基督教来说,这是一片肥沃的传播土壤。就在口喊理想的官员贪腐日趋严重时,就在和尚忙着化缘,儒士忙着表演时,很不受待见的基督教在中国城乡的影响力日趋扩大。中国是一个信仰严重缺失的国度,但就在这块土地上,上帝给中国人铺就了一条通向天国的路,这是一条洗涮罪恶的路,这是一条寻找灵魂的路,这是一条走向希望的路,这是一条走向永生的路。

诗人歌德对信仰有过精辟的论述:“世界历史的唯一真正的主题是信仰与不信仰的冲突。所有信仰占统治地位的时代,对当代人和后代人都是光辉灿烂、意气风发和硕果累累的,不管这信仰采取什么形式;另一方面,所有不信仰在其中占统治地位的时代,都只得到一点微弱的成就,即使它也暂时地夸耀一种虚假的繁荣,这种繁荣也会飞快地逝去”。歌德的话深刻表明,信仰在社会发展和历史变迁中的重要地位。

今天的中国,人们最普遍的信仰就是“金钱”,现代奢侈泛滥的物质生活,却掩盖不了摆在我们面前的信仰危机。“国家无信仰则亡,民族无信仰则衰,社会无信仰则乱,大学无信仰则烂,教授无信仰则堕,人无信仰则躁,家庭无信仰则变……”这样的言论看似有些危言耸听,但事实上,信仰问题已经被当今社会所关注。连中共中央政治局的领导们也能平心静气座下来,学习和讨论宗教信仰与社会和谐的关系,可见信仰在中国社会中的紧迫性和重要性。

东亚地区的日本、韩国、中国都曾有过迫害或排挤基督教的历史,韩国和日本比素有包容之心的中华民族在排挤洋教方面做得更为偏激和彻底,而当时也正是日本和韩国社会制度僵化、文化保守、经济落后的黑暗时期,今天这两个国家从社会制度到科技,和西方己经没什么差别,各种宗教自由传播,两国并没有因此丧失民族性,在许多方面其实比中国民族性保存得更为纯粹。如今的韩国,无论是城市还是农村,到处都是基督教堂,并且有一半的国民选择了基督信仰,成千上万的韩国人为了基督教在亚洲的复兴,常常彻夜祷告,并且奉献了大量的金钱,资助传道人奔走在亚洲各国传播福音的种子。

南无阿弥陀佛!

阿弥陀佛!……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